崇祯死后明朝立新皇帝,多尔衮大怒,写信给史可法,信中都说了啥

在很多人的思维里,崇祯皇帝是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,很多人认为崇祯皇帝在北京上吊自尽后,明朝就已经灭亡了。

在很多人的思维里,崇祯皇帝是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,很多人认为崇祯皇帝在北京上吊自尽后,明朝就已经灭亡了。其实不然,当时明朝的北方和北京先后被李自成和清朝占领,但是明朝还保有江南、浙江、福建、江西、云贵和湖广等地,更加关键的是明朝的残余势力在南京拥立了新的皇帝——弘光皇帝朱由崧。

崇祯死后明朝立新皇帝,多尔衮大怒,写信给史可法,信中都说了啥

形势图


朱由崧,原本是明朝的藩王,崇祯末年继承了福王的王位,在崇祯皇帝死后,朱由崧被凤阳总督马士英和江北四镇军阀拥立为新的皇帝,继承了明朝的大统,并且任命原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、凤阳总督马士英等人为内阁大学士,入阁办事。

崇祯死后明朝立新皇帝,多尔衮大怒,写信给史可法,信中都说了啥

南明世系表


明朝得以延续,但是这并不符合清朝的利益,所以清朝对南京朝廷拥立新君十分不满。按说此时的明朝和清朝已经是两个对立的国家,清朝不应当也没有资格对明朝的“内政”指手画脚,但是身为大清实际控制人的摄政王多尔衮却这么做了——他写了一封信给明朝内阁大学士、督师史可法。

在这封信件当中,多尔衮先表达了对史可法的尊敬——“予向在沈阳,即知燕山物望,咸推司马”,翻译成白话就是“当年我在沈阳,都知道您在明朝颇有威望”。当然这一切都是套路,史可法在崇祯末年做了南京兵部尚书,这不过是个虚职,算不得明朝一流的人物,多尔衮的这些话不过一些客套罢了。客套完了,就要说正事了。

崇祯死后明朝立新皇帝,多尔衮大怒,写信给史可法,信中都说了啥

史可法


“比闻道路纷纷,多谓金陵有自立者。夫君父之仇,不共戴天。春秋之义,有贼不讨,则故君不得书葬,新君不得书即位。”听说你们在南京私自拥立了皇帝,李自成与你们有弑君之仇,如果不报此仇,先帝不能下葬,而新帝也不能继位。

紧接着,多尔衮又为清朝占据北京进行了辩护,多尔衮认为,是因为吴三桂“独效包胥之哭,朝廷感其忠义”才率军入关,赶走李自成,为崇祯皇帝复仇。而且,清军占领北京后,为崇祯皇帝下葬,“亲王、将军以下,一仍故封”,“耕市不惊,秋毫无犯”。多尔衮这么说,无非就是为自己占据北京增加一点合法性而已,而且,多尔衮很快就将顺治皇帝从沈阳迎接到了北京城,打算永久占领了。

多尔衮

做完了铺垫之后,多尔衮便亮出了写这封信的真实意图——恐吓史可法和新建立的弘光政权。

{!-- PGC_COLUMN --}


​“今若拥号称尊,便是天有二日,俨为劲敌”,如果你们执意拥立新帝,那么便是天有二日,你们就是我们的敌人。多尔衮和他身后的清朝十分霸道,其实不管明朝立不立新皇帝,明清双方早就已经是“劲敌”了。

摊牌之后便是一系列直白的威胁——“予将简西行之锐,转旌东征”“欲以江左一隅兼支大国”,我们要把西征李自成的部队调回来,转而东征南明,难道你们想以江南一地对抗大清朝吗?

当然,最后,多尔衮还“贴心”地为史可法和弘光朝廷指明了一条“明路”——“宜劝令削号称藩”,“朝廷当待以虞宾,位在诸侯王上”,不如劝你们弘光皇帝削去帝号,依然当个藩王,投降朝廷后朝廷定然不会亏待他,可以给他位列诸侯王之上的地位。而史可法则可以效仿吴三桂“列爵分土,有平西之典例在”。当然,如果不从,那么“兵行在即,可东可西,南国安危,在此一举。”

多尔衮在这份信中充满了傲慢的口吻,对南明和史可法进行威胁,那么史可法又是如何应对的呢?我将会在下一篇文章中为大家详解,请继续关注。

参考文献:《明季南略》

"崇祯死后明朝立新皇帝,多尔衮大怒,写信给史可法,信中都说了啥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